相关文章

合肥一民间公益机构10年搬4次家 资金短缺致生存困难

来源网址:

十年搬了四次家,而今再一次面临着搬家的境遇,合肥市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的40多名教职员工实在是折腾累了。之所以屡次搬家,主要是面临着场地、环境、资金、人员等多方面的因素。

合肥市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 高勇/图

十年搬了四次家,而今再一次面临着搬家的境遇,合肥市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的40多名教职员工实在是折腾累了。这是一家专门为残疾儿童、青年及其家庭提供专业服务和支持的民间公益机构,之所以屡次搬家,主要是面临着场地、环境、资金、人员等多方面的因素。

为此,记者调查合肥市多家服务残疾人的民间公益机构发现,屡次搬家、专业人员流失、资金不足成为这些民间公益机构日常运营的瓶颈。社会学家认为,对于服务残疾人的民间公益机构,在政府加大政策资金投入的同时,社会各界也应该多多提供力量。

资金短缺场地不保引发担忧

“我们已经搬了四次家,现在又要面临着搬家,办民间公益机构真的好难啊!”在宁国路与九华山路交叉口往东约500米,路北侧有一个大院子,大院子里有一栋三层的楼房,合肥市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以下简称春芽协会)就在这里办学。146名残障孩子跟随着42名教职员工在这里快乐地成长着。

然而由于场地的租金问题,春芽协会的教职员工都皱起了眉头,甚至已经做好了再次搬家的准备。2003年,春芽协会成立,当时英国的一家慈善机构每年资助10万元用于春芽协会的日常运营,当初只有三四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在这里接受训练和学习,直到2008年,英国的这家慈善机构从国内撤回,春芽协会便“断粮”了。此时,前来接受训练和学习的自闭症儿童已经越来越多。2009年,为了维系机构的日常运营,春芽协会通过一名学生的家长及社会关系,从安徽省民政部门拉来20万元的专项资金,但是这些资金也只维持了一年,目前春芽协会一方面依靠政府的专项资金,另一方面主要依靠企业等社会力量。

伴随着运营资金的短缺,春芽协会一直饱受运营场地的困扰。据春芽协会的工作人员梁志图介绍,当初春芽协会从三四个自闭症儿童到接纳得越来越多,从一开始的小场地连续搬迁两次到北二环一处地方,在北二环这处地方,由于周边的水质污染,学生经常拉肚子,春芽只得另寻安身之处,在潜山路附近寻得一处地方准备长期办学,随着市政工程建设,潜山路附近的房子又要拆迁,去年,在宁国路与九华山路交叉口东边500米的一个大院里“落户”。

今年,由于资金短缺,25万元的场地费再一次让春芽协会面临着是否搬家的困境。

个训教室只有1.7平方米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宁国路与九华山路交叉口东边的春芽协会。

这个大院里有一栋三层的小楼,春芽协会的班级位于二楼,办公室在一楼,几十名自闭症儿童在教员的带领下接受训练和学习。春芽协会秘书长梁志图告诉记者,春芽协会目前从最初的三四名学生到现在已经接收了146名残疾人,“这146名残疾人里自闭症的占了110人,其他残障的人数有36人。”梁志图还介绍说,目前春芽协会有42名教职员工,与学生的比例在1∶4,“这个比例算是很好的了。”

说到春芽协会,梁志图是最有发言权的。2009年,还是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学院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大三学生的他便加入到了春芽协会。2010年毕业后,身为广东人的梁志图依然留在了春芽协会正式工作,直到现在。可以说,春芽协会的运营和生存也直接关系到梁志图的个人发展,其实与梁志图一样的教师员工还有好几十人。

走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一楼靠近卫生间的两个教室被隔断成八间个训教室。这些个训室内部空间极小,只能容纳老师与患儿两人,家长只能搬个板凳在室外坐等。“个训是自闭症儿童必须经过的特殊训练,春芽一共有八间个训教室,每天都排得非常满。”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个训教室的面积仅为1.7平方米。

多数民间公益机构面临生存难

十年搬迁四次,春芽协会的境遇让人唏嘘不已。据了解,合肥市内从事贫困残疾儿童抢救性康复项目定点康复医疗机构数量约四十家,其中超过一半属于民间公益机构。这些民间公益机构主要依靠政府补助维持日常开销,患儿家属不需要额外支付学费。其他民间公益机构对于春芽协会的困难是否也感同身受?为此,记者走访发现多数民间公益机构面临生存难。

五彩鹿自闭症儿童教育咨询服务工作室位于包河区南淝河路黄巷村。作为一名自闭症儿童的母亲,杜少白已经从事相关工作十七年。她单独接手管理的五年间,五彩鹿已经搬家两次,如今终于在南淝河路回迁房内“安家”。可是由于南淝河路条件较差,不少孩子已经离开了五彩鹿。目前,占地六百平方的工作室只收纳了40余名患儿。无独有偶,位于滨湖新区福徽苑的爱贝倍特殊儿童教育咨询公司也面临着场地难问题。负责人范平英告诉记者,教学场地设置在商住两用的内。“成立三年,搬迁了两次。”虽然爱贝倍服务的患儿多居住滨湖周边,可一些患儿仍受场地局限无法接受系统的康复训练。“我们楼层高,场地缺失,不少意向患儿只能排队等待。”

多方面压力困扰民间公益机构

“场地难,主要难在租金。”五彩鹿负责人杜少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14年,她将五彩鹿迁到黄巷村,租了回迁户的房屋。一至四层共约六百平方的房屋租金定在一万二,由于入不敷出,每月只能向房东缴纳一万元。在此之前的办公区域租金为每月一万五,一年下来可节约六万元。“现在一万元的房租都不能按月及时缴纳,有时候还要拖两三个月。”在杜少白看来,政府补贴的费用在整个机构运营过程中几乎发挥不了关键作用。“说实话,如果我不是自闭症孩子的家长,我根本坚持不下去。”

“没钱可以想办法,可周边的不理解让我很头疼。”合肥锦雯言语康复中心位于新加坡花园城,负责人沙沙告诉记者,搬入小区这些年已经接到不少业主的投诉。“孩子多,场地受限,几乎不能到场外训练。”房租压力并不是沙沙日常最困难的项目,周边居民对“特殊”孩子异样的态度最让她难受。“经常有业主反映,上课训练扰民,甚至投诉户外训练妨碍停车。”

另外,专业教师的流动性大成为民间公益机构生存难的压力之一。从春芽协会的教师工资表上看,2005年平均工资为616.83元,2013年平均工资为2522.26元。“2013年的工资包括企业家捐赠的500元,正常来说应该在2000元左右。”春芽协会秘书长梁志图透露,曾有一段时间连教师工资都开不出来。“没有办法,我们没有额外收入,主要依靠募捐。募捐少了经营就更困难了。”

增强自身综合能力加大政府采购

对于众多的民间公益机构,有相关方面的学者认为,各类民间公益开展的各种公益活动,为有需要的群体提供了服务,弥补了政府现行公共服务体系内一些服务的缺失或不足。但这些机构普遍存在资金来源单一、活动经费和运营经费不足的困难。一旦有限的资源停止,组织开展的公益服务、活动或项目就受到影响。

民间公益组织如何能够良好地运营呢?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认为,除了政府政策的倾斜、社会力量的支持以外,民间公益机构也要增强公益组织的综合能力,“这个综合能力包括治理与领导、资源动员、项目实施、社会互动以及机构创新等方面的能力,提升机构的社会公信力,以获得政府、企业、媒体、大众、基金会等方面广泛的社会支持。其实,转变政府职能,加大政府采购社会组织服务的力度,也是建立公共服务发展新机制、助推社会组织发展的关键一环。”